湖华商会与农业俱乐部 拟再次要求政府重新考虑 关闭六区油棕园油厂决定

(本报斗湖五日讯)斗湖中华商会与斗湖农业俱乐部拟再次要求政府重新考虑关闭斗湖、加拉巴干、拿笃、仙本那、古纳及京那巴打岸区所有油棕种植园丘和油棕厂至4月14日的决定。

由于棕油业面临亏损情况也要求政府取消7.5巴仙的税收。

据斗湖中华商会会长谢璇发表示,就斗湖中华商会和斗湖农业俱乐部联合提呈一份备忘录予政府的事宜,虽然有呈给各部长及州议员,但至今都没有消息。不过他们会在最近拟出一则新闻再次向政府提出请求。

斗湖农业俱乐部颜福周表示,由于油棕业在这段时期做得很辛苦将会吁请政府取消7.5的税收,因为政府也没协助他们,如果继续抽这7.5巴仙税收是不公道的。

他也吁同业会员在这时期要注意个人卫生、勤洗手、戴口罩及在外与他人保持一公呎距离,保持个人健康。
据悉,两会在备忘录中指出,首席部长的此项决定,将为上述地区的油棕园口和油棕厂带来非常沉重的打击。

两会表示了解 首席部长作出此项决定是为了防控新冠病毒的传播。但他们认为有关 决定对控制疫情没有多大的帮助,反而只是对油棕业者带来损失(棕油果不及时采会腐烂)和本州的经济带来沉重的打击。

两会也提出8个论点要求首席部长不要因为一两个油棕园和油棕厂出现疫情,就关闭全部油棕园和油棕厂。

他们希望,首席部长能够深入去了解油棕园丘和油棕厂的特殊作业方式和情况,重新考虑在同一时间关闭全部种植园口和油棕厂的决定。

理由:1)油棕园口并不是劳工密集的行业,每20-30英亩才需要一名工人,就算园口的工人一起工作,也是相隔数英亩之遥,这远远超出行动管制令所要求的一公尺社交距离。2)油棕厂也同样有别于其他食品工厂,一间油棕厂虽然有数十名员工,但他们的工作点都相隔很远,也完全符合社交距离。3)一个油棕园与另一个油棕园的距离都是相隔好几公里,甚至数十公里,每一个油棕园口都是一个独立的社区,和其他油棕园没有往来。油厂与油厂之间的距离更是遥远。病毒难以互相传播。因此,一个油棕园或一间油棕厂出现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当局只需要关闭该园口或油厂进行消毒防疫及将工人隔离。而不是把数公里,甚至数十公里外的油棕园和油棕厂全部关闭,这是过于偏激的做法。4)政府可以要求油棕园口和油棕厂加强防疫措施,为员工灌输预防病毒的知识,每天为员工测量体温(其实油棕厂之前已有如此做),劝告员工经常洗手及提供消毒液供员工搓手,保持社交距离等,一旦发现有员工出现发热咳嗽等迹象,要立即送他到医院接受检查及进行隔离。5)斗湖、拿笃和京那巴打岸的油棕园和油棕厂在3月25日已经被命令停止操作,至今已经一个星期,至4月7日就满14天,这已达到卫生部要求疑似病例者进行隔离14天的要求,政府应即刻解除禁令,要求油棕园及油棕厂关闭至4月14日是很不合理的。6)油棕园关闭至4月14日,将造成更多的油棕果过熟和腐坏,让业者蒙受不必要的损失。7)棕油园的劳工大部份都是日薪者,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油棕园继续被关闭,数以万计的劳工在没有收入情况下如何过活?其实工人有工做,反而可以让他们留在宿舍和工作地点。如果无事做,整天烦闷在家,能否留在家?谁能管制他们不往外跑动?这些都是要考虑到的。8)棕油被列为重要和必要的食品,在行动管制令下油棕园和油棕厂是被允许操作的,沙巴一冗以州政府应效仿西马的做法,只是关闭出现疫情的园口或工厂,不能因为一两个油棕园或一两间油棕厂出现疫情,就要关闭所有园口和油厂。
总结:他们深知作出决定的权力在政府手中,但政府应该以民为本,在作出任何重要决策之前,必须事先听取专家及业者的意见,进行深入的了解和研究,尽量避免对人民及业者造成损失。虽然目前疫情吃紧,政府也急于控制疫情,但也不能想做就去做,没有慎重考虑效果和后果,处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建议:1)州政府在了解油棕园及油棕厂的作业方式之后,应以个别处理的方式,只关闭出现疫情的油棕园或油棕厂,不要把所有的油棕园及油棕厂都关掉。2)2020年4月7日,油棕园和油棕厂都关闭满14天,州政府应该即刻解除禁令,让油棕园及油棕厂恢复作业。3)所有油棕种植园口和油棕厂都必须注意员工的健康,加强预防病毒传染的措施。如政府有充足的新冠病毒检测剂,雇主愿意自费为员工进行检测。(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