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联盟的寿命

赶在518史上最短“国会”开始前,才正式宣布共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的土著团结党、国阵、伊斯兰党、砂拉越政党联盟、沙巴团结党,以及沙巴立新党,或许是—— “以利相交之徒” 的最佳写照。

那么问题就来了,国民联盟何时将会“利尽而散”呢?

从巫统与伊党开始组队联盟时就可看出,过去国阵阵营的人毫无为509失去民心而倒台的失败中获取教训;尽管他们曾经消沉一些时日,但却毫无反省之意,反而是迸发出更激进的手段來挑拨民族情绪,以深化各族的矛盾。

巫伊之所以联盟,就已看出他们彻底放弃非马来族的选票;以他们在马来社会的势力对民主行动党进行完全抹黑只是夺权偷位第一步;

毕竟,他们知道513对华裔选民已经无恐吓效果,便转向妖魔化一个“DAPig”的形象让马来选民对希盟失去信心,如此他们才能“出师有名”地策划政变。

当然一个巴掌拍不响,对巫伊来说,政治的意义并不是为国家与人民服务的,而是一场数字游戏;

因此他们需要有叛徒的协助,利诱和权诱是巫统最擅长的把戏,所以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与他们臭味相投的——阿兹敏和慕尤丁。

如此才完美促成了后来的喜来登政变。

若非为了将希盟绊倒,巫统与伊党根本不想再掺和一个土团党进来与他们瓜分马来人选票,因此他们才会多次放话表明不会推动国盟注册成为正式组织,而只是与土团党“合作”到下届大选。

巫统打的如意算盘是要从土团党分裂出来的人,如慕尤丁等重新吸收进巫统,却不料慕尤丁始终对巫统有钉在心里,宁愿太公分猪肉般地分发各种位同部长级的职位和官联公司职位来笼络支持度,也丝毫不肯松口表示愿意回到巫统,加上如今局势不稳,慕尤丁又一人独大,巫统多位贪污在身的领袖还仰赖着慕尤丁的“放水”,而且慕尤丁也算是在各种官位、利益上给足面子与“机会”于各位大鳄,为此巫统只好自己打脸自己,与土团党签署国民联盟的备忘录也就变得无可厚非了。

只是马来西亚的国库里,究竟还有多少利益让这群为利为权而来的“大人”们相聚一堂呢?

或许他们都在等里扎、纳吉、罗斯玛等人吐回一点他们贪污的钱后,还可以相利到下届大选吧!

至于人民…… 从那一小时毫不处理疫情民生经济问题的国会里就可看出,哪有人民的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