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的示威逐渐变了味……美国社会“失火”,“池鱼”遭殃

正义的示威逐渐变了味……美国社会“失火”,“池鱼”遭殃
中国新闻网 2020-06-02 18:31:28
  中新网6月2日电(郭佩珊)美国非裔男子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事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已持续一周。全美至少140城爆发示威、40城实施宵禁、23州动用国民警卫队,警察“全副武装”上街待命,但这场由“我不能呼吸”引发的危机,仍愈演愈烈……


当地时间5月27日,一名抗议者带着口罩进行示威。
  然而,当警局遭纵火,商店被抢劫,平民遭枪击死亡和遭冲撞、踩踏,一片混乱的当下,美国的和平抗议变了“味”。一切似乎离那个正义的目的,越来越远……真正需要被关心的弱势群体,又有谁在守护?

  当和平抗议走向失控……

  生活在明尼阿波利斯的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大概万万没想到,他会在46岁这一年,因为一张20美元疑似假钞送了命。他或许更加没想到的是,全美多地随后掀起了针对种族歧视的示威游行。

  据报道,弗洛伊德和将其“跪杀”的白人警官德雷克·肖万曾是同事:他们在同一家夜总会工作,可能彼此认识。

  然而,5月25日事发当天,弗洛伊德被逮捕时的录像显示,正是“疑似认识”的肖万,将膝盖压在弗洛伊德的脖颈处,不顾其“我不能呼吸”的呼喊,短短几分钟内,要了他的命。


当地时间5月25日,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遭警方逮捕,随后遭“跪杀”死亡。
  在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非裔的事屡屡发生。美国民间组织Mapping Police Violence的调查显示,2014年至2019年,非裔被警察杀害的概率是拉丁裔的2倍,几乎是白人的3倍。

  起初,这场抗议是和平而有序的。大批示威者前往案发现场,要求将肖万逮捕。警方则发射橡胶子弹、催泪弹等回击。

  但不久后,一些示威者开始暴力打砸警察局,抢劫餐厅和超市,纵火焚烧房屋。事态,变得紧急起来。

  没有人能“独善其身”

  示威之“火”迅速蔓延开来,截至6月1日,全美至少140城爆发示威,至少23个州以及华盛顿特区调动了国民警卫队。尽管涉事的警官肖万已被解雇,且被检方认定涉嫌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过失杀人罪,示威者的愤怒,却仍呈愈演愈烈之势。政府、警方、甚至少数族裔经营的商店,都受到波及,无一幸免。

  5月28日晚,愤怒的抗议者围住明尼阿波利斯市一家警察局,在警方撤走后,示威者冲进警局并纵火焚烧,至少有一人在骚乱中死亡。


美国明尼苏达州爆发大规模抗议示威。图片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29日,华盛顿特区,白宫附近出现大批抗议人群,有人在白宫外点火焚烧美国国旗。为避免潜在的威胁,总统特朗普躲进白宫地堡。示威者还曾闯入美国财政部大楼,向墙上喷漆,表示愤怒。


美国白宫附近示威现场。 图片来源:中新视频截图
  此外,连日来,美国多地大大小小的餐厅、超市、商店遭到抢劫。加州比佛利山庄一家百货商店遭到抢劫,很多人抱着LV店里的名牌包逃离现场;明尼阿波利斯一家苹果公司商店也遭示威者闯入。尽管店主在店里张贴告示,说这家店是少数族裔所有,但都无济于事。


随着警民冲突不断,一些人开始暴力打砸警察局,抢劫餐厅和超市,纵火焚烧房屋。图为明尼阿波利斯市示威者点燃停车场的汽车。
  无辜之人,开始成为受害者。

  “道不同却相与谋”的示威者

  到如今,一场原本追求社会公平正义,为少数族群奔走呼喊的示威,为何变成了这样的场面?

  总统特朗普将矛头直指“极左翼势力”。与之相对的,明尼阿波利斯市长雅各布·弗雷将责任归咎于极右翼“白人至上团体”和“来自外州的煽动分子”。

  然而,各路专家和媒体披露的状况,却诉说了一个更为复杂的故事。

  英国《卫报》报道称,明尼阿波利斯示威者们明显分为了不同的群体:

  其一,为年轻白人,经常背着背包,是弗雷等人口中的“白人至上主义者”;

  其二,为当地人,包括非裔美国人、白人和拉丁裔等,他们始终将注意力集中在对弗洛伊德的正义诉求上,特别是呼吁逮捕所有与他的死有关的人员;

  其三,则主要是一群抱着其他目的的年轻人,既有黑人也有白人。不分肤色,他们主要专注于抢劫。


当地时间5月29日,亚特兰大警察局一辆的汽车被烧毁。
  有时,那些被州长称之为“白人至上主义者”的人和抢劫商店的人一同行动,但不一定参与掠夺。

  有时,那些寻求正义的抗议者会和年轻白人群体,一起在该市的警察局门口“呼吁公正”。

  反诽谤联盟首席执行官乔纳森·格林布拉特说,在如此复杂的行动中,并非所有破坏行为都可以归因于任何一个单一派系。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布莱恩·莱文则说:“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人为因素。”“我们知道,事实上,网络中和这些集会上,既有极右派的鼓动者,也有极左派。”


当地时间5月30日,美国费城的抗议活动中,警察走上街头维护治安。
  少数族裔仍受困于“寒冬”

  引发全美大规模抗议的导火索是弗洛伊德之死,然而,少数族裔的权益是否真的得到了维护?

  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在美国经济正艰难走出新冠疫情引发的冬眠之际,这场骚乱,使它再遭重创。目前,暴力活动促使亚马逊减少了在包括芝加哥、洛杉矶和波特兰等一些城市的送货服务,并关闭了送货站。苹果公司发表声明说:“考虑到我们团队的健康和安全,我们已决定在本周末关闭美国的一些门店。”

  同时,那些在示威中被打砸的商店、超市、公共交通设施等,也需要时间来恢复。而这一切带来的后果,将直接影响到全美普遍从事基础工作的少数族裔。在经历新冠疫情带来的失业、降薪后,他们仍将受困于“寒冬”。


当地时间5月27日,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在抗议者的示威活动中设置路障。
  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斯科特·戈特利布日前还发出警告,美国新冠疫情仍未得到控制,愈演愈烈的示威活动,将导致疫情的加速传播。这对新冠致死率最高、医保覆盖率最低的少数族裔来讲,更是“致命”的打击。

  此外,当示威者打着为弗洛伊德伸张正义的旗号,进行大规模纵火与抢劫时,示威行动的正当性无疑将受到质疑。

  在此背景下,少数族裔、弱势群体的未来,将由谁来守护?(完)

责任编辑:何路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