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控方证人说法捍卫纳吉 辩方律师卸责于刘特佐

前首相纳吉SRC案今天继续控辩陈词环节,辩方律师“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控方证人余金萍等的说法,力证纳吉清白,同时把问题归咎于一马案通缉犯刘特佐。

辩方律师法翰(Farhan Read)今天向吉隆坡高庭表示,各种证据显示,刘特佐才是本案的黑手。

他举例说,正是因为刘特佐要确保支票不跳票等事情,2015年2月高达1000万令吉的汇款才会发生。

之前,控方第54名证人兼前AmBank公关部经理余金萍(Joanna Yu Ging Ping)供称,纳吉个人账户经常透支,而刘特佐会介入解决。

法翰(见下图)指称,剩余的3200万令吉汇款,正如“调查官所承认”,乃刘特佐为了个人利益而部署的逆向交易(reversal transaction)。

去年8月,余金萍在庭上同意辩方的说法,那笔3200万令吉原本已转入纳吉账户,随后又汇出至布特拉再也首要有限公司(Putrajaya Perdana Bhd)的两家子公司,是为了让该公司2014年的审计会计报表显示,该公司的现金垫款已归零。

“推测在司法上不成立”

法翰今天坚称,纳吉对这笔巨款并不知情,而且一直以为那只是“捐款”。

“控方质问‘不然为什么4200万令吉会从SRC公司汇出’的问题,确凿地证明了控方无法证明这是刑事失信罪,或证明反贪会的指控。”

“推测在司法上不成立,更无法弥补证据匮乏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