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乱美国:近12万人丧生,美国能否承受漠视科学之痛?

“疫”乱美国:近12万人丧生,美国能否承受漠视科学之痛?
中国新闻网 Yesterday

“不幸的是,美国所面临的问题之一,就是部分人因为某些原因,存在反科学的倾向……他们不相信科学,不相信权威。”

对于美国长期位列全球疫情最严重地区的原因,美国顶级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指出,该国存在“反科学偏见”现象。


资料图:美国传染病学家安东尼·福奇。(图中)

新冠疫情如同一面放大镜,将特朗普政府对科学知识、医学规律的轻视、轻蔑态度,凸显于公众视野之中。而这背后,是美国社会难以承受的沉重代价——民众的生命安全。

轻率的集会:将政治置于科学之上

白宫在应对疫情时,“将政治置于科学之上”。美国疾控中心官员曾如此表示。

过去一周,全美已有10州报告新冠确诊病例数大幅攀升。甚至有研究机构预计,美国因新冠死亡的病例在3个多月后,即2020年10月1日,有可能超过20万。

在此严峻形势下,当地时间6月20日晚,俄克拉何马州第二大城市塔尔萨,美国总统特朗普仍重新启动其连任竞选的大型集会活动。无视医学专家保持社交距离的呼吁与警告,无视病毒人传人的特点,集会甚至并不强制要求参加者戴口罩,特朗普本人也未戴口罩,还称赞与会者是“勇士”。


资料图:美国总统特朗普。中新社记者 陈孟统 摄

可能会有一些人因为参加竞选集会感染新冠病毒——美媒指出,对于这一点,特朗普非常清楚。但他认为,“这只会发生在一小部分人身上”。

实际上,早在4月4日,美国疾控中心就开始建议民众使用口罩遮盖面部,来进行防疫。但在特朗普看来,一些美国民众戴上口罩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预防病毒,而是“借此机会对外做出反对性政治立场的表态”。

特朗普似乎更关心能否获得高支持率,而不是如何正确应对疫情。美媒评论称。

轻信的危险:不科学的言论害了谁?

为了淡化新冠疫情所带来的影响,特朗普还经常在没有科学依据的情况下,口出惊人之语。

“新冠病毒不会在美国蔓延开来”、“病毒会奇迹般地消失”、“患者不需要去医院或者找医生、可继续工作,身体可以自愈”、忽略羟氯喹的副作用,将其吹捧为“神奇的特效药”……尽管这些说法均遭事实及专业意见“打脸”,但特朗普并不以为意,也没有学会谨言慎行。


当地时间5月2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密歇根州福特工厂视察时被媒体拍到仍未佩戴口罩。

“每个医生都问我,你怎么懂那么多,也许我有一种天生的能力。也许我不该竞选总统,而是去从医。”在3月访问美国疾控中心时,他毫不谦虚地吹嘘自己。

可悲的是,由于听信特朗普“注射消毒剂可杀死新冠病毒”的言论,很多民众因误用消毒剂而中毒。一些不良商贩甚至将这一说法,作为兜售工业漂白剂的“活招牌”。

英国《卫报》指出,特朗普对基于事实的科学思维的公然蔑视,助长了一大群“江湖郎中”、伪科学团体和阴谋论者的气焰,他们影响到了更多的人。

此外,在一篇题为《我们都是特朗普科学战争的受害者》的评论文章中,《纽约时报》这样写道:新冠病毒所带来的紧急情况,只有完善的科学知识才能解决。但特朗普政府“对专业知识的蔑视、将盲目忠诚的品质置于技术能力之上的态度,正直接威胁着美国民众的健康”。

轻蔑的对待:“我为科学家的呼声无法被听到而沮丧”

为了实现政客们的私利,美国理性声音的空间不断遭到挤压。4月底以来,美国防疫专家们纷纷从媒体平台被“消失”,白宫应对疫情工作组的新闻发布会也被取消,而本应是领导国家公共卫生应对的主角——美国疾控中心,更是被边缘化。

5月,一位名叫丽贝卡·琼斯的数据科学家,就因拒绝改动新冠疫情数据,被地方政府开除。

琼斯表示,为迎合州长德桑蒂斯希望加快经济重启的意图,佛州掩盖真实的疫情数据。她之所以被开除,也是因为自己拒绝以州政府的算法篡改数据,间接“妨碍”了佛州的复工计划。


当地时间6月10日,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海滩关闭近三个月后首次开放。

事后,她独自创设了一个名为“佛州新冠社区行动网”的网站,并号召当地民众将疫情数据直接发布到该网站上,以此保证信息的真实准确及公开透明。

琼斯对自己的决定不后悔。她说:“我决定做一些有建设性的事,并且运用我一直以来的技能,做一些真正有用的事。人们有权抛开政治,去直观、客观了解和认识一些事情。”

像琼斯这样,被迫解职的科学家,并不在少数。

4月21日,曾任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局长的里克·布莱特被撤职——因为他“反对使用羟氯喹等关联政治因素的药物,来抗击新冠疫情”。


视频来源:中新视频

早在1月,布莱特就向美政府发出过新冠病毒预警,并首先对口罩紧缺的情况表示担忧。他还反对美政府推崇羟氯喹药物,认为该药物应对疫情“缺乏科学价值”,屡次拒绝扩大其应用范围。

“我为科学家的呼声无法被美国政府听到而沮丧”,布莱特说。“我们必须对美国民众说出事实,事实必须以科学为依据,并且应该允许科学家讲真话而不担心被解职。”

《华盛顿邮报》在2020年初的一篇报道中指出,特朗普上任以来,在政府任职的科学家人数就在不断减少,且多数岗位自此就一直保持空缺。文章统计称,至少1600名科学家已离职,他们中,大多数是化学、地质、水文、土壤保护和社会科学方面的专家。

哈佛大学环境科学家约翰·霍尔德伦表示,特朗普政府目前对待科学和专业知识的方式,“在很多层面上,都是一种耻辱”,“特朗普的胡言乱语有误导公众的风险,而且也导致顶级科学家在应对疫情之际,不得不分散精力去消除特朗普带来的不良影响。”

轻视的后果:痛苦地展示出“美国第一”的含义

事实上,在防疫上无视科学,不过是特朗普政府过去几年里,反科学行为的冰山一角。

《纽约时报》4月28日就曾刊文称,虽然历届美国政府在不同程度上,无视那些与政治或政策优先事项相冲突的科学发现,但特朗普政府对科技和专业知识的攻击,要严重得多。

上任后,削减科研预算,砍掉与气候相关的研究,解散专家咨询委员会,压制或篡改有关气候变化的研究结果……都不过是特朗普政府贬低或忽视科学的“常规做法”。


资料图:当地时间2017年4月29日,华盛顿爆发上万人规模的游行活动,抗议特朗普的气候政策和能源政策。 中新社记者 刁海洋 摄

对于哈佛大学科学史教授内奥米·奥雷斯克斯来说,美国正在经历的这场灾难,正是她最害怕发生的事情。

“在首次听说新冠病毒时,我和我的几位同事担心特朗普不会听从科学建议。因为他对有关气候变化的科学证据,全然不顾。他既然能这样(漠视关于气候变化的科学证据),那他是否会认真对待其他科学证据,就成了一个问题。”她说。

截至6月22日晚,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统计显示,美国是全球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国家,累计确诊病例将近230万,累计死亡近12万人。


图片截自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网站。

美国资深外交官、现任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院长的威廉·伯恩斯表示,“特朗普对国内外疫情的处理,比他上任以来的任何事件,都更令人痛苦地展示出‘美国第一’的含义。”

“美国成为世界死亡人数第一的国家、感染人数第一的国家,而且我们成了全球无能的象征。对美国的影响力和声誉造成的损害,将很难挽回。”

作者:李弘宇 何路曼

编辑:高萌

责编:王珊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