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管令新常态下 业者分享美容业 面临复业艰辛经历

(斗湖讯)行管令期间各行各业都受到或多或少影响,但其中以美容业更首当其冲,美容业除了是其中一个拖延最久才获准复业的行业之外,也在复业后面对各种操作、成本与竞争课题,以下为媒体访问斗湖美容业者Angela Tay的心声。

她表示,自从3月开始行动管制令直到6月,身为美容业者的业者们为了遵照联邦政府及州政府的指令暂停营业长达3个多月,期间一度还产生放弃的念头。

她披露,由于行管令初期是最辛苦也最煎熬, 靠手艺糊口的美容业者面对手停口停的窘境。幸亏遇见佛心店主给予店租折扣, 不然真的会倒闭休业。

好不容易捱到6月多业者收到通知可以复业,也面临多方面挑战。先是购买各样的防护用品的消费高昂,单单一件美容师穿的手术服在斗湖药行购买就需要18令吉。

还有一次性床单、面巾、头套、手套、纱笼、鞋子、杯等等。为卫生起见,每一位顾客使用后即丢弃。

所以服务一位的顾客成本大大提高,而且顾客消费能力萎缩,大多数业者并没有额外征收一次性用品的费用,否则可能会面对失去客源的后果,只有咬牙咽下。

此外,像Angela Tay般开设店面的美容业,也面对住家式美容同行的恶性竞争。毕竟开设店面的店租、水费、互联网费用、执照开销、电费等开销费用高。

即使如此,还要面对不定时的突击检查。很多固定开销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还是原价照收无法取消或豁免,所以店面美容业在各方面不会比住家式有优势。

此外, 每次的垃圾量也增加不少。一位顾客的一次性用品就是一袋的垃圾。一天累计下来的垃圾量惊人。
身为服务行业的美容业,全副武装的服务顾客也保护自己。只是面罩遇上蒸气美容仪就是一大挑战,马上朦胧一片。再加上本地市面上所买到的面罩品质恶劣,长期佩戴会晕眩且闷热。

虽然面对各种挑战,顾客人数也有下滑的迹象。疫情期间也有很多不明朗的因素,许多美容业者就只好兼职经营其他的产品如出售精油来增加收入。

当媒体询问为什么不售卖搓手液与口罩之类行管令期间火红用品时,Angela Tay表示这是因为她想与其经常为家居等进行消毒,不如提高自身免疫系统。

她也指出,由于许多防疫用品牌子繁多,难以分辨质素与品质,因此她宁愿少赚一点也要选择有口碑,有国际认证与品质优良的产品,也让朋友亲人能够不必冒险也能获得健康的保障。

最重要兼职与作为正业的美容业能同时经营也是一举两得,她也用过来人身份与所有在行管令遭遇打击的各行业者共勉之,表示与其怨天尤人,倒不如加倍努力开阔新的行业。(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