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林冠英彭丽君还多 周玉清面对3控状

(北海11日讯)前任槟首长林冠英与妻子周玉清周二双双被控后,两人在记者会上激动相拥泪流。林冠英呼求:“一切冲着我来,放过我的家人吧!”

周二面控后,林冠英偕妻子在行动党领袖陪同下召开的记者会上,控诉这是又一宗无根据的提控。
彭丽君被控串谋

至于彭丽君(47岁),则被控与林冠英串谋有关上述事件,抵触反贪会法令第28(1)(c)条文。两人一旦罪成,可被判监禁最高20年监禁,以及罚款至少5倍贿赂金额,或一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周玉清(55岁)面对3项控状,即1项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第4(1)(a)、以及2项第4(1)(b)条文。

根据3项控状显示,周玉清于2013年10月7日及2014年8月4日在马六甲一大众银行,涉及洗黑钱活动,收取Excel Property Management & Consultancy有限公司8万7009令吉非法活动收益,抵触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4(1)(a)条文。一旦罪成,将被罚款不超过500万令吉,或监禁不超过5年,或两者兼施。

周玉清也涉及在2014年9月3日及2015年8月11日,以及2015年9月4日及2016年3月6日,分别收取该公司18万令吉及10万5000令吉的非法活动收益,触犯反洗黑钱及反恐融资法令(AMLA)4(1)(b)条文。一旦罪成,可被监禁不超过15年,罚款不低过收益的5倍或500万令吉,视何者为高。

上述案件周二早上进行审理,由法官阿末阿兹哈里承审,主控官团增加多1名至4名,即阿末阿卡然、莫哈末慕卡再尼法里兹、法理兹查利拉仁当及罗斯兰,并由阿末阿卡然负责主控。

彭丽君律师是纳吉案主控官

至于律师阵容方面,林冠英代表律师有哥宾星、蓝卡巴、雷尔、V维玛阿兰沙。

周玉清律师是李凯、珊吉可、蓝卡巴,而彭丽君代表律师有V.希旦峇仁及汝本古玛。

而彭丽君的辩护律师v.希旦峇仁,是前首相纳吉被控挪用SRC公司4200万令吉审讯案的主控官。

辩方求情降低保释金

法庭于今日上午9时10分开庭后,先审理林冠英案件,之后再提控彭丽君,最后才轮到周玉清面控。

随着3人皆否认有罪,主控官阿末阿卡然原要求3人各交10万令吉保释金,但辩护律师求情后,法官阿末阿兹哈里批准3人各5万令吉保释金与1名担保人保外候审,案展10月16日在北海反贪会特别法庭过堂。

林冠英辩护律师哥宾星向法官求情时说,林冠英才刚缴付100万令吉的保释金,无法再承担高额的保释金。

周玉清的辩护律师蓝卡巴,则以周玉清目前是家庭主妇,拥有4名孩子,其中2人仍求学,加上丈夫林冠英也被控与已缴付高额保释金。

彭丽君的辩护律师拿督V希旦峇兰说,基于彭丽君是名商人,会经常出国,所以需要护照。

他说,彭丽君也从2016年被反贪会调查时都给予配合,被控上法庭时则准时上庭,甚至提早到法庭,所以希望法官允准彭丽君不必交出护照。

彭丽君律师提出反对

另外,彭丽君代表律师拿督V.希旦峇兰在庭上指出,基于今日的控状内容,与先前彭丽君被控的内容有所雷同,即是旧的案件,并也曾传召20名证人供证,因此他根据联邦宪法第7(2)条文及刑事诉讼法302条文提出反对。

无论如何,他指出,由于今日是提控程序,所以他会先在法庭提出相关论述,并会在接下来的审讯过程时,针对有关控状提出反对。

另一主控官罗斯兰则不认同该律师的论述,并强调今日是全新的控状,与旧案完全不一样。

阿末阿卡然则补充,基于当时的审讯还没完成,是审讯途中以“释放并不代表无罪”撤销控状,因此联邦宪法第7(2)条文并无法成立,而且该条文只能引用在已完成审讯的案件。

彭丽君代表律师拿督V.希旦峇仁在庭外向媒体表示,不接受控方在今日基于同一个论据(fact),来提控当事人。

他指出,之前控方提控彭丽君有关低价购屋事件,并已传召约20名证人作证,不过案件仅进行一半审讯,中途被高庭宣判无罪释放。

“当时控方并没就此进行上诉,如今控方再基于同一个论据,提控当事人另一个有关劳工村案件,这是不合情理的做法,因为控方以‘分期付款’方式,在不同事件来提控我的当事人。”

他也说,如果控方认为,今日案件与之前事情有关,为何当时在被告无罪释放后,不选择上诉以继续提控被告,如此一来他们才能出示更多证据,以证明她与劳工村案件有关。

周二声援阵仗大
曹观友等领袖都到场

前槟首长林冠英于周二早上8时50分抵达法庭后随即下车,在大队簇拥下步行进入法庭。

林冠英身穿黑色西装白衬衫,戴着红色花纹领带,看来气色甚佳,并主动走向驻守法庭外的媒体,向媒体招手。

他也向现场火箭支持者招手致意,感谢支持者前来声援。

有趣的是,林冠英“宿敌”的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早前在SRC案件下判时,也在抵达吉隆坡法庭时下车一路在追随者簇拥下,才步向法庭。

不同的是,林冠英周二是与太太周玉清双双面控。不过,周玉清没有陪同林冠英步行,是乘车直接入内。

相比周一,林冠英周二面控的声援场面声势较强,首长曹观友和槟州一众国州议员,一早到场。由于火箭之前已呼吁支持者防疫为重,不要到场,但仍有各族支持者现身支持。

今早随同林冠英夫妇到场的车队更比周一大阵仗,随行车队中除了家人如父母林吉祥与梁玉治外,还有胞妹林慧英和儿子林炜凯。其他车队成员包括行动党多名中央领袖,如全国主席陈国伟、财政方贵伦、雪兰莪双溪比力州议员刘天球和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

较早前,林冠英代表律师哥宾星也偕团队乘车进入法庭,车上所见包括已故火箭全国主席卡巴星夫人古蜜柯。

另外,前副首相拿督斯里旺阿兹莎和长女峇东埔国会议员努鲁依莎也在多名槟州公正党领袖陪同下乘车到场,给周玉清加油打气。

场外驻守的支持者中,不乏行动党外州领袖,包括早前闹出退党风波又撤回的森美兰拉杭州议员佐瑟芬、前槟州行政议员拿督阿都玛力等。

各族声援林冠英

尽管警方已告诫非必要者不要聚集在北海槟州反贪会特别法庭,但仍见来自各族的火箭支持者到来声援前任槟首长林冠英。

支持者手持“全民声援与林冠英同在”大字报,在确保肢体距离的情况下,表达对林冠英的支持。其中一名年长的巫裔支持者受访时直言:“我是一心要来支持林冠英!”

根据观察,约百名在现场的媒体及支持者都有戴口罩。由于法庭限制进入法庭范围的人数,媒体及支持者只能在法庭外逗留,但现场并未出现人潮水泄不通情况。

警方一早已在法庭大门两侧拉起警戒线,以免在场者在法庭门前逗留走动,阻碍交通,并不时提醒在场者保持肢体距离。

遵守SOP没人接罚单

威北警区主任诺再尼助理总监指出,周二前往北海法庭的支持者约有50人,人数较昨日减少,无人因违反标准作业程序而收到罚单,今日在场的警力依旧是100人。

据观察,周二到场的支持者除了槟州行政议员及州议员外,也有部分女性民众手持小海报为林氏夫妇打气,现场气氛平和。

(前排左起)李凯、蓝卡巴、曹观友、哥宾星、周玉清、林冠英、梁玉治、林吉祥、林慧英、陈国伟、刘天球和一众领袖,谴责政治报复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