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利:达勒应以独立人士上阵求赎

(亚庇讯)民兴党署理主席拿督达勒雷京应该要以独立人士上阵守土摩约选区,这样他才能够释下民兴党的沉重包袱。

沙巴进步党主席拿督杨德利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达勒才能够留名青史,处在正确的立场。

他说,达勒每次很情绪化地为民兴党亲非法移民的说法作出捍卫时,他都披露出他因为民兴党而必须放弃本鸒的理想。

“在公开记录中,民兴党最高领导层答应拨地及整个海岛给所谓难民。

一位民兴党部长王鸿俊计划要在丹绒亚路200英亩海域填土,给加雅岛的违章屋居民。”

另一位民兴党领导人,曾经担任联邦内政部副部长的阿兹士贾曼,因为托词说菲律宾不要接纳从沙巴遣返者,而恶名昭彰。

杨德利说,身为民兴党最高领导人的首席部长,不断宣布解禁泵船,而这种船只是沙巴东部海域走私和犯罪者的首选工具。

整个民兴党领导层和在行动党盟友曾强力要推行并护航著名的沙巴临时证(PSS)。

最终在今年1月的金马利补选中,出乎意料地败北后,才罢休。

“与此同时,我们未曾听到民兴党有为沙巴非法移民问题作出任何努力。”

在兵南邦,每个人都记得很清楚,达勒大声承诺要阻止凯端水坝,现已改名为吧巴水坝。当达勒仍是联邦内阁高级部长时,其内阁同事水务部长西维尔加雅古玛披露,沙巴民兴党政府已批准吧巴水坝建设计划。

民兴党甚至还委任承包商来策划并承建吧巴水坝计划。报导称,这项计划的由20亿令吉增加到30亿令吉。

这家公司与槟城海底隧道有关联。

他认为,这很明显发映出,达勒屈服于民兴党更强硬的个性。现在,达勒背负著吧巴水坝和非法移民问题沉重的包袱。

事实上,传闻指达勒即将上阵下南南选区,即代表他无法保住他本身的选区,摩约区。

“如果达勒接受我的建议,在摩约区以独立人士上阵,并释下他沉重的民兴党包袱,并把自己罢在历史正确的立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