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阵营呈拉锯状态 不排除组联合政府

(斗湖5日讯)沙巴闪电大选“选后”才是最关键与精彩的时刻,并且不排除原来敌对的阵营组织联合政府的可能性。

若分析现任首相兼国盟领导人慕尤丁的心理,他并不会排斥与沙巴民兴党组织联合政府,但是基于目前的政治现实,这一切必须在“选后”才能透过当时的实际情况进行洽商。

虽然各自阵营都口口声声有信心夺取政权,但是实际上经过周详的分析,没有一个阵营将能获得单独执政的足够议席。

根据理智的看法,沙巴民兴党在这次选战中最多只能获21到23个议席,即使加上希盟与民统,也不足以组成州政府,因为在增加了13个新选区后,组织政府至少需要37席。

民兴党在上届州选60个议席当中,竞选45席,中选21席;行动党竞选7席,中选6席;公正党竞选8席,中选2席。

如果用上届的成绩作根据,13个新选区主要是在西海岸而非在沙巴民兴党强盛的东海岸,估计该党能获23席是非常合理的。

而且,民统党在上届竞选6席,中选5席,但是民统是以国阵旗帜当选。根据观察,在嘉杜选区民统的情况极不乐观。

但是在国阵与一些同在联邦政府阵营的政党坚持使用自己的标志上阵,令国盟统一出战的计划一再受到影响之后,选举后国盟是否要继续与这些各有盘算的政党保持盟党关系,还是另寻生机,当中有无数想像空间。

估计国盟与国阵也只各自赢获20至25个议席,国盟舍国阵取沙巴民兴党的局面就更可能发生。

相对之下,国阵与沙巴民兴党存在太多的“牙齿痕”,因此合作的机率也几乎不存在。

但是无论是国盟,国阵还是砂盟若与沙巴民兴党合作,相信条件之一就是不能包括民主行动党在内。

若慕尤丁开出让沙菲益担任首席部长,哈芝芝、杰菲里及杨德利为副的条件,相信沙菲益很难会拒绝,毕竟没有了权位他的政途将困难重重,沙巴民兴党也很难维持下去。

国盟不是国阵,由于国阵有61年的执政包袱,若想在大马政坛与国阵及希盟三足鼎立,成为巩固的阵营,有必要作出改变。

巫统在国阵太强势,因此国盟在长期而言不能永远忍受与委屈,必杀招就是联合其他阵营,主动开辟战场与创造战机。

但是这个战场不是在选举,至少不是这次沙巴闪电大选,而是在“后选举”,只要各有所需,相信一切都有可能。

由于慕尤丁与沙菲益多年一同共事,又是共同抗拒纳吉贪婪政权的昔日战友,两人基于政治现状无法合作。
但不代表这个局面在“后选举”不会改变,特别是在官司缠身的沙菲益极需执政庇护的残酷现实下,各取所需是政治常态。

一旦获得沙巴民兴党的加盟或合作,加上砂盟的联手,在下届全国大选中,凭着这股气势相信沙巴民兴党与砂盟将以狂风扫落叶姿态夺下沙砂国席,即时国盟便将能牢牢掌握56个东马国会议席。

在西马,伊斯兰党无论在历史恩怨与实际形势的原因,最终都会选择与土团党结盟。由土团党、伊斯兰党及民政党组成的国盟,即使与国阵决裂,也足以和国阵,希盟三分天下。

取得3分1西马国席的国盟,有东马盟友的支持,就能够成为联邦政府,对慕尤丁而言,此举可摆脱后门政府的污名,又能与巫统盗贼政权切割,同时还维持以马来人为主的多元政策,可谓一举三得,一箭三雕。(18#)

慕尤丁与沙菲益是先礼后兵,还是先兵后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