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校电供案:辩方指罗斯玛遭恶意提控

前首相夫人罗斯玛的砂校电供案今日续审。辩方律师阿克贝丁指控,本案属于选择性和恶意的检控,而罗斯玛是受害者。

辩方律师阿克贝丁(Akberdin Abdul Kader)今天在吉隆坡高庭质疑,尽管数名人士涉嫌受贿,但却无须面控甚至获得撤控,唯独罗斯玛必须面控。

阿克贝丁是在交叉盘问环节时,质问控方证人兼反贪会调查官诺纳比拉(Noornabilah Mohd Aziman),何以至今没有提控彭州巫统北根区部秘书阿末阿兹米(Ahmad Aazmey Abu Talib)。

两个月前,证人兼日拔董事经理赛迪阿邦供称,他曾经支付阿末阿兹米5000万令吉的顾问费,以协助日拔公司取得总值12亿5000万令吉的砂校乡区学校混合电供合同。

质疑理查获撤控

此外,阿克贝丁也指出,罗斯玛前助理查同样涉嫌受贿,但检方今年1月却撤控,而理查后来也转为污点证人。

他以此为由,再次质疑这是对罗斯玛的恶意提控。

阿克贝丁:本案出现选择性提控的问题。她(罗斯玛)和家人受到打压,但大家却“看不到眼前的大象”(Gajah depan mata tak nampak)。阿末阿兹米也涉及一项协议,但从来却没有受到提控?

诺纳比拉:这我并不知情。

阿克贝丁:罗斯玛所面对的罪状是恶意的提控。那些应该受到提控的人,如理查却获撤控,而且阿末阿兹米至今没有受到提控。

诺纳比拉:我只是负责调查,决定(提控与否)并不在我的权限范围内。

阿克贝丁重申,当局打压罗斯玛。

惟诺纳比拉否认这个说法。

在砂学校电供案中,罗斯玛涉嫌在2016年到2017年之间,分别向赛迪索取高达1亿8750万令吉及650万令吉的贿款,作为协助日拔获得教育部砂州学校太阳能供电标案之酬庸,因而抵触2009年反贪法令的3条罪。惟她皆否认有罪。

承审本案的法官为吉隆坡高庭法官再尼(Mohamed Zaini Mazl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