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期间国州议员不见踪影 周伊华:精英治国让人民生活更好

(亚庇讯)有能者居之,让精英治国,一直都是沙巴独立人士联盟希望我国政局能够到达的境界。

成员之一的周伊华表示,不论是在国家经济、城市发展、媒体高科技,以及能跟上时代发展等方面,都需要由有经验有专业知识的人去帮助实践,才能让国家好起来,进而让人民有更好的生活。

“我们应该学习先进国的精英治国,并年轻化整个领导层。毕竟马来西亚已在同一批政治人物手里兜兜转转了半个世纪,不但国家越来越往下坡走,人民亦过得越来越艰辛。”

尤其是在目前我国深受疫情打击下,已经不起更大的挑战了。不论在国会或州议会,都应该让一群没有政治包袱的专业人士来为人民发声,他们没有政治背景,是独立的一群。正如卫生总监诺希山般,专心在自己的专业上,发出有力有效有说服力的建议帮助国家抗疫。

而不是如现在般,抗疫期间,近八百名国州议员都不见踪影,人民像孤儿一样自己想办法找口罩、找生活,大家都处在不安和疑惑之中。一直到诺希山的出现,整个国家才有了方向。还有人想要听喝温水部长的废话吗?这就是专业人士和政棍们的差别。

“正如我们预料,沙巴州选完毕,这场政治闹剧并没有落幕的打算。各大小政党都以自我利益为重,继续竞争打斗,疫情扩散、国家经济与人民死活等课题,统统都被践踏于脚下,不被重视,不闻不问。”

沙巴独立人士联盟是由阿莫诺拉希鲁、沈时丰、谢秋菊、陈玲玲和周伊华在州选时,所组成的联盟。

她说,“这次参选让我更明白以后心思和精力应该花在哪里,也让我的人脉关系经过一番洗礼。以前我谁也不想得罪,从来不故意抵触别人的底线。所以一般人对我的评语是‘一个好人’。所以当这‘一个好人’没有站到他们喜欢的阵营时,让他们陷入极度混乱的困境中。因为在大众的印象里,独立人士都是投机分子或坏人。”

周伊华认为,“这次的乱局其实早就有预兆,我们一群没有雄厚财力也没有政治后援团队的五人并非无端端钻进政治界里。”

她指出,在上一届大选,民兴党本来也是输了,但之后因为接纳跳槽议员而得以组成政府,但基于民心所向,大部分的选民都选择妥协于跳槽议员这件事上。所以两年来,青蛙课题就静悄悄地无人提起,但其中所种下的隐患,始终会爆发。所以,这次青蛙议员选择往其他阵营跳了。

“低投票率并不单单因为受疫情影响,而是民兴党两年来的表现,也让人难有动力起来捍卫他们这次的政权。同时,政治人物没有原则这回事,一而再,再而三地触怒了我。由‘宣言不是圣经’,到前财长来呛我们沙巴不该追问石油税课题,再到一堆一直还在为政治利益争闹而没人管民生问题等情况,都让人愤意难平。”

另一方面,周伊华亦强调,国家要提高在世界舞台上的竞争的能力,就必须提高生产力和创造力,持续栽培新的人才。

“我国制定了最低就业年龄和最低退休年龄,却没有最高服务年龄。随着疫情的爆发,许多工业商业都需要削减开支,裁员甚至结业,因此失业率极有可能会继续升高。但是在年长者无法退休,年少者无法就业的情况下,便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按马来西亚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5月失业率一度高达7.4%,解决失业率最好的办法就是帮助65岁以上的长者有退休的能力。因此,若以马来西亚人民平均寿命为75岁来计算,国家理应让60岁以上的长辈,拥有足够的存款应付老年的医药费及日常开销,甚至进入新生活。

“前首相敦马哈迪曾表示,为了让年轻一代得到就业机会,他同意让最低退休年龄维持在60岁。这同时也应该实践于国家领导身上。希望他和其他的领导能以身作则,让更多年轻且专业的人士有机会加入治理国家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