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利:让沙巴拥实权卫长

(亚庇讯)新闻报道,两名专业人士宣称沙巴应该需要卫生部长。他们分别是马来西亚医药协会主席(拿督苏巴马廉博士)及Galen卫生及社会政策中心总裁(Azrul Khalid)。他们俩皆来自吉隆坡。

身为律师,我不是医药专员,我希望这些专业人士能够知晓沙巴所需的是真正的卫生部长,而不是「冒牌货」。

2020年6月至9月期间,所谓的沙巴卫生部长和他的「卫生部」完全没有沙巴医疗服务的管辖权。是否有任何马来西亚医药协会或其沙巴分会会员在乎过「沙巴卫生部长」?

沙巴前卫生部长没有拨款、没有权力

所谓「卫生部长」有甚麽医疗服务拨款?没有。

所谓「卫生部」对任何医院、诊所所或医务人员有何法定管辖权?没有。

该名卫生部长对沙巴医务官员的培训、注册及执任有说话权吗?没有。

实际上,当时的「卫生部长」在官访医院时,他被要求捐助档案柜及修葺停车场。拜托,我要求吉隆坡的医药专员停止取笑沙巴。

成立沙巴卫生部可行方案

如今,如果我们要沙巴有个真正的卫生部长,必须执行以下行动:

1.《联邦宪法》中的「医药和卫生」(医院、诊所、医药专员等)必须从联邦名单转移至沙巴名单中。这表示,整个卫生事务将真正变成沙巴政府的事务。
2. 所有沙巴医药服务的联邦拨款,全数交予沙巴政府。这将是每年数十亿令吉的数额。
3.《1971年医药法令》必须修订,将沙巴(可能连同砂拉越)字眼删除。并由国会制定全新的《2021年沙巴医药法令》,授权沙巴政府管辖医药服务及医药专员,如医生、护士及其他医务人员。
4.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必须易名为马来西亚半岛医药理事会。依据将纳入《2021年沙巴医药法令》的条款,成立全新的沙巴医药理事会,用于管制沙巴医务专员的注册及实践。
5.与此同时,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必须修改章程,其理事会必须要有三分之一的成员来自沙巴,另外三分之一来自砂拉越,以符合平等地位的原则。目前,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32名成员中,沙巴仅有2名代表。
6.马来西亚医药协会要联邦政府将「卫生」管辖权交回给沙巴当局。同时,作为独立公共政策组织的Galen中心,应该要公开声援这项将「卫生」从联邦转交给沙巴当局。

沙巴律师公会是成功例子

在沙巴,沙巴政府应该要协助成立于1971的沙巴医药协会(SAMA),成为沙巴医药理事会的先驱。这和沙巴律师协会(非政府组织)的争取下,变成沙巴律师公会(法定机构),经历20年仍健存。这个沙巴师律协会对沙巴的律师拥有管制及纪律管辖权。换言之,马来西亚律师公会(Bar Council of Malaysia)对沙巴的律师没有管辖权。

以沙巴律师公会于2017年7月1日生效(沙巴律师条例(2016年修订由沙巴律师修订)为法定机构的成功案例为鉴。马来西亚半岛及砂拉越的律师是由个别由律师公会及砂拉越律师公会管制。

当宪法及财务事务行动实践前,任何要求沙巴成立卫生部者只不过是在取笑沙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