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库研究报告指出 逾83万户陷入赤贫线

(吉隆坡讯)虽然我国目前只有5.6%家庭(约40万5000户)的收入处在赤贫(absolute poverty)线下,但仍有将近11.3%家庭(约83万5000户)的平均收入只是稍高于这个水平线。一旦发生任何危机、失业或新冠肺炎疫情持续恶化等,可能会导致这群人陷入赤贫线下。

根据国库控股研究院(KRI)报告披露,我国平均家庭收入赤贫率从1989年的16.5%,走低至2019年的5.6%,即每月收入低于2208令吉,而相对贫穷线(Relative poverty)平均为每月2937令吉,约有16.9%家庭低于该水平。

“由此可见,许多家庭收入仅略高于赤贫线,很容易再次陷入赤贫水平中,推高我国的严重贫困人数。”

因此,该研究院建议政府扩大经济措施和增加人民福利支出,并扩大包含更多弱势家庭的社会保护体系,协助这些家庭创造更高的收入。

国库控股研究院周二发表一份主题为《横跨30年的百姓福祉》家庭收入报告,并指过去30年,我国平均实际家庭收入,从1989年的每月2580令吉,激增逾2倍,至2019年7901令吉;而中位数收入也从1801令吉,飙涨至5873令吉。

家庭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也从1989年的35.9%,增至2019年45.7%。

与此同时,国人家庭收入攀升支撑国内消费者的开销和生活方式,特别是在通讯、娱乐和文化、外食等的花费最大。

这份报告评估家庭收入和开销的长期变化,涵盖过去30年曾发生2次经济危机期间的成长变化。

去年,低收入阶层(B20)家庭收入占总收入的5.9%比重,而高收入阶层(T10)家庭收入,则占总收入的30.7%比重。

土著家庭收入增幅最快

除此之外,受惠于政府积极提供融资、培训、参股、增强投资能力等措施,土著家庭收入在过去10年增幅显著快于其他种族,2009年至2019年的增幅为6%,从而缩小3大种族之间的差距。华裔、印度人及其他族群在过去10年的增幅分别为5.4%、5.8%和5.4%。

有鉴于此,国库控股研究院也呼吁政府通过在更高附加值的活动中创造更多高新工作,提高国人福利和家庭收入,包括创造体面的就业机会、解决各领域之间和内部工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