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明丰:疫情严峻州政府处被动角色 部长议员只有批评作何建树?

(亚庇廿日讯)沙巴民主行动党代主席拿督潘明丰指出,冠病疫情加剧严重,州政府有责任增设更多医疗设备及增派医务人员,并不是单靠联邦支援,而州政府只处在被动角色。

他认为,控制疫情蔓延是州政府的责任,也是身为人民父母官有责任保障人民生命安全,然而令人难过的是一些政治领袖和部长,只会在人民伤口撒盬。

也是前州卫生人民福祉部长的潘明丰以不点名方式,回应近期的部长和官委议员的言论;“根据联邦宪法,卫生部由联邦政府掌控是没错。但是,从1963年首日至1970年,沙巴州的卫生由州政府管理,然而由于当时政府缺乏财政能力,将此部门列入联邦控制 。 卫生部尽管在联邦政府的控制和负责,但医疗保健还没有达到标准。以山打根为例,肯特医院仍是英殖民时代所建立的唯一一所医院且缺乏专科医生。”

“近期沙巴冠病确诊人数不断上升,然而部长和官委议员没有管控经验,反而一直转移人民视线,认为州卫生部长一职是多余的。”

“对于这些政治领导人的言论,我感到悲哀,因为他们不断强调卫生问题是联邦政府的事,这也反映他们对沙巴州人民当前的需求是漠不关心。”

他说,“部长”不仅仅是一个关注物质结构发展。 沙巴的规模愈来愈大及人口很快增至400万。 联邦政府一直无法提供更好的设施,也无法增加实体设施。 虽然联邦在卫生问题上不直接向州政府拨款,但可以通过联邦卫生部进行工作。 此外,如有需要,州政府可以通过首席部长向该部作出特别拨款。

他认为,若州拥有卫生部长无往不利,可以直接了解人民需求和倾听人民心声。 在冠病确诊的数据上,人民渴望得到相关信息是部长所发出具公信力的数据,若果政府隐瞒信息会增加人民恐慌,因为他们从各社交网络管道获得误导和混淆的信息。 如果政府需要人民一起抗疫情,那么我们首先需要提供具体准确的信息,让民众冷静下来。

“在我任职卫生部时,我们能够筹集到价值数百万令吉的医疗援助,也获得中国驻马来西亚领事馆、Tamasak 基金会、非政府组织等资助,尤其在沙巴缺乏医疗物资的时候,如检测仪器和 动力滤净式呼吸防护具(PAPR)等。这些援助深具意义给予当时的州卫生部极大鼓舞。”

潘明丰说,另外,对某些地区采取封锁及禁止任何人进入沙巴的决定,都是州卫生部向首席部长提出建议后决定。

“在前首长拿督斯里沙菲益领导下,我们有一个由联邦政府设立的《1963年大马协议( MA63)》委员会来讨论沙巴的行政和运作角色,由来自联邦卫生部和沙巴卫生 部长共同领导。这一讨论将赋予我们的州政府积极地参与沙巴州卫生保健的管理和运作。然而,在任何讨论开始之前,这已经被当前的后门政府国盟摒弃,也许现在的 州政府应该寻求恢复这个委员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