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泓缣动议将杰菲里 交国会特委会处分

(本报讯)民主行动党籍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昨日致函国会下议院议长拿督阿兹哈,动议将沙巴立新党籍根地咬国会议员拿督杰菲里吉丁岸交由国会特权委员会处分。

他指出,杰菲里提早结束隔离于昨早出席国会,可视为藐视议会的行为,应交给国会特权委员会处分。

他说:「国会秘书处已在10月9日已发信通知国会议员,凡从沙巴入境西马的必须遵循14天的隔离规定;然而,杰菲里本月12日曾在亚庇出席沙巴州议会,今天却又出席国会会议,隔离未达14天。」

陈泓缣也是沙巴行动党秘书,他是在《面子书》发布该信函时这麽表示。

杰菲里昨早突然出席国会会议,引来在野党议员的抗议,指当局的防疫措施具双重标准。阿兹哈随后指示杰菲里离开议会厅,以等待卫生部等相关部门厘清。

陈泓缣表示,杰菲里此举不仅违反了国会秘书处针对从沙巴入境者的防疫规定,同时也让所有国会议员曝露于感染2019冠病的风险中。

他指出,杰菲里应该和其他来自沙巴的国会议员一样,遵守隔离14天的标准作业程序;他质问国家安全理事会和卫生部为什麽有双重标准。

他说:「为了遵守14天隔离,我们沙巴的国会议员牺牲很多,整个国会开会期间没有回到选区。

“国会实施严格的开会标准作业程序,只允许80名国会议员同时在议会厅内,口头问答、参与辩论、部长总结的时间均被缩短。国盟政府又怎麽能够一再容许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事情发生?」(020)

杰菲里:我非擅自结束隔离
“是卫生部允我出席国会”

(本报讯)沙巴立新党主席兼根地咬国会议员拿督杰菲里吉丁岸昨晚辩称,他并非擅自提早结束隔离而出席国会会议,而是得到卫生部官员的批准后才这麽做。

他表示,在此之前,仓前往卫生部部办事处,有关官员基于他的健康情况向他发出解除隔离令,并且剪断他的隔离手环。

他说:「因此,指责我没有遵守隔离规定是错误的,反对党只是要找我麻烦。」

杰菲里也是副首席部长兼农渔部长,他是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中这麽表示。

他表示,他的强制隔离是11月12日至25日,但在卫生官员基于他的健康良好后,逐提前于昨日解除他的隔离令。(020)

卫长“呈阴性无需隔离”大U转
冯晋哲:只为了邦莫达?

(本报讯)沙巴社青团团长冯晋哲昨日质问联邦卫生部长拿督阿汉峇峇,后者宣布「即日起凡从沙巴前往国内其他州属的人士,倘测试呈阴性则无需隔离14天」,是不是为了拿督邦莫达而设。

他指这项宣布非常非常可疑,因为联邦卫生部甫在本月20日才说要收紧来自沙巴的入境,才四天却宣布「呈阴性无需隔离」来个立场大转变,「而目前,不见得疫情有好转。」

他说:「是不是很奇怪?就在这个时候,副首长兼京那巴当岸国会议员邦莫达还没出现在国会,他在16号的时候还出现在沙巴州议会。

这一切是不是为了邦莫达而设?这是不是政治决定,而不是专业的卫生决定?

「哎呀,不管怎样,谁要去吉隆坡的,赶快去做检测,还要别忘了谢谢邦莫达哦!」

冯晋哲是在《面子书》贴文中这麽表示。

如果按照卫生部早前的「凡从沙巴前往西马必须隔离14天」,邦莫达就无法出席订于本月26日的国会表决明年度联邦财政预算案会议。

昨日稍早时,沙巴立新党主席兼根地咬国会议员拿督杰菲里吉丁岸因提早结束14天的隔离而现身国会,结果引起一眾在野党议员抗议。

杰菲里有特权不隔离?

●冯晋哲指出,杰菲里可以提早结束14天隔离而现身国会,就是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他说:「普通人去吉隆坡要隔离14天,而我们的根地咬国会议员兼副首席部长似乎不用,好像有特权哦?

「身为沙巴州议员,我可以证实杰菲里在11月12日出席沙巴州议会开幕。如今才不到14天,就出现在吉隆坡国会,是否意味著他没有进行14天隔离?没有隔离,没有手环,是不是可以罚款和惩罚?」(020)

拿督杰菲里于本月12日沙巴州议会(上图)及昨日出席国会会议(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