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留学”半年后,她决定休学……

“网上留学”半年后,她决定休学……
Original 小侨 中国侨网 Yesterday
Image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网站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2021年1月21日6时22分,全球累计确诊新冠病例超9666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206万例。

席卷全球的疫情挡住了留学生们走出去的脚步。许多人被迫在家上起了网课,秋和就是其中之一。疫情让她走上了一条与预期不同的路,也让她找到了生活与学业之间的新平衡。

– 1 –

签收完七八个顺丰的快递箱子,秋和在国内的研究生生涯就结束了。

箱子里装的是她留在宿舍的全部家当。年中时,北京出现小规模疫情,秋和的学校也取消了毕业典礼,毕业生的行李由学校打包快递到家。

被快递回家的行李。受访者供图

在秋和的计划中,这原本应该是充实而丰富的一年:上半年忙论文,6月研究生毕业;9月飞往捷克,学习一年后取得第二个硕士学位。

但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一切。毕业典礼的取消只是第一个变数,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秋和走上了一条与计划大不相同的路。

– 2 –

秋和从小练体育。她在训练上勤勉,16岁拿下省运会金牌,是国家一级运动员;专业上也精益求精,在本科到研究生的7年里,她阅读了大量专业文献,对于中外关于运动康复的研究都有所涉猎。

秋和(左一)在训练中。受访者供图

秋和所学的运动康复学,在海外是一门发展十分成熟的学科。在一次暑假游学的过程中,秋和去了欧洲,接触到了海外的专业研究。为了更好地提升自己,她决定找机会去海外进行专业学习。

凭借出色的专业成绩,研一那年,秋和申请到了学术交流的名额,跟几位同学一起前往捷克学习一年。这段经历令她收获颇丰,也让她坚定了留学的想法。

若没有疫情,秋和会在读完国内的研究生后,前往捷克继续学习。

– 3 –

行李虽然寄回了家,但秋和的箫还留在同学那里,9月去北京办签证时才拿回来。

彼时,北京的小规模疫情已经平稳下来,但海外疫情却愈发严重。开学前一个月,秋和收到老师的消息:因为举办派对,她所在实验室的老师和同学都被感染了。学校关闭了线下教学,课程全部转入线上。

捷克的樱花早市。受访者供图

发现确诊病例后,捷克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关闭边境,签证业务仍能办理,于是,秋和的许多同学早早递交了材料。但因为疫情,签证业务一再延迟,最后往往以超期失败告终。

按照校方的预计,国际学生入境最早也要到2021年。但秋和还是去北京申请了签证。当时,她乐观地认为,等到能入境时,海外疫情应该已经得到了控制。

– 4 –

捷克与中国的时差是7小时,早上8点开始上课,换成北京时间就是下午3点。相比许多需要半夜起来倒时差的留学生,秋和还算幸运。

但随着课程深入,网课的问题也一个个暴露了出来。

运动康复学是一门医学与生物学的交叉学科。除了理论学习,还需要大量的实际操作训练。如果是在线下上课,学生们会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实操训练,老师再纠正做法。这时,在学校的老师同学都会到实验室、运动场去练习,而秋和这样的国际学生只能看直播。

在线课程也有些问题。从前在线下上课,老师在黑板上写字,到了镜头前,就变成了老师在草稿纸上写,写完后给学生们拍照、讲解。在时好时坏的网络信号下,对面的声音与画面都不算清晰。

课程上到后半段,秋和发现,自己能完整参与的在线课程只有纯理论,其他课程的实操部分无法在线参与,有的甚至完全无法参与。

根据校方规定,除了完成课程学习与考试,学生还必须在捷克的医院实习后才能毕业,但她的学生签证只有一年期限。眼看疫情结束遥遥无期,再三权衡后,秋和决定休学。

– 5 –

休学重新定义了秋和的人生状态。如今,她开始花更多时间沉淀、复盘,在生活与学业之间寻找新的平衡。

“从前我做一件事情,会先考虑它会给我带来什么收益,就像考好成绩是为了上好学校、找好工作一样,这是从小身边的人和环境对我的影响。但如今,我会更多地取悦自己,而不是忙于追逐。”

休学后,秋和把更多时间放在了兴趣爱好上。受访者供图

如今,每天下午四点钟,秋和会准时下楼遛狗,偶尔也会碰到邻居。每当对方问她什么时候去上学,她总是笑笑。

对于休学,她并非不遗憾,但更多的还是轻松。在她看来,自己学历尚可,能力也不弱,与其等待一个希望渺茫的机会,不如及时止损。

“若换做从前,我会觉得这条路是最好的路,我只能走这一条。但是,其实可以走的路有很多条,只是我从前没有留心。”秋和说,“疫情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我可以调整自己,用最好的状态迎接接下来的人生。”

作者:刘立琨